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母狗奴的史姐
母狗奴的史姐

母狗奴的史姐

史姐身上穿的情趣内衣,下面并没有内裤,黑色的连袜裤在下体的位置是开档的,刘丹身上穿的情趣内衣,下面虽然是有内裤的,但下身穿的内裤和丝袜也都是开档式的,因此并排跪趴在铺在床沿下的泡沫地板上,史姐和刘丹高撅起的屁股,都整个地暴露了出来。

  一个是熟女教师一个是年轻白领的这对母女奴,均是身穿着情趣内衣以及黑色的丝袜和高跟鞋,摆出下贱的母狗姿势跪趴在床沿下,并排着双双高高撅起起来的屁股,看上去真可谓是诱惑到了极点,令我见了当即想到了要同时抽打她们屁股一番。因此我迈步下了床,从沙发上拿过来专门玩SM用的散鞭,拿着鞭子又坐回到床沿上之后,把两只脚分别踩在了史姐和刘丹的头上,抡着散鞭来回地抽打起了史姐和刘丹的屁股。

  在这对母女奴的屁股上各抽了三四十下,过足了要同时抽打史姐和刘丹屁股的瘾,我让史姐先爬上了床,命令她撅着屁股两条悬空在床沿外趴在了床尾位置,拿起刚才操她之前插在她屁眼和逼里的拉珠和跳蛋,依然是分别插到了她的屁眼和逼里。打开了跳蛋电池盒上的震动开关,抡起鞭子在她的屁股上狠狠抽了下喝令道:“老骚逼史丽萍,保持着这个姿势趴床上不许动,主子先去玩玩你的骚闺女,你先自个用逼里的跳蛋舒坦着,等主子玩完了你闺女再来收拾你。”

  命令逼和屁眼又都被插上了的史姐趴在床上不许乱动,我喝令仍是跪趴在床下泡沫地板上的刘丹站了起来。看了看刘丹下身穿的黑色丝袜,也是连档式的下身带开叉的那种,和史姐下身穿的丝袜款式和颜色都是一样的,相互间没有区别视觉上的感受不是太强,因此我让刘丹把穿着的这双丝袜脱了下来,换上了一双黑色网眼的吊带式丝袜。

  等刘丹又从新换了一双丝袜后,我从沙发上装着各式SM工具的包里,拿出来了两根电动假鸡巴。一根是粉红色、一根是黑色的这两根电动假鸡巴,都并不是震动型的,而是前端可以转动的那种,黑色的相比粉色红色的要粗着一些。命令刘丹也爬到了床上,让她高撅起屁股趴在了床头的位置,先把较粗的那根黑色的电动鸡巴,从后面插进了她的逼里,随后把较细的那根粉红色的电动鸡巴,从后面插进了她的屁眼里。

  打开了两根电动鸡巴转动开关,我一手拿着一根假鸡巴,蹲在床上同时捅插起了刘丹的逼和屁眼。被我用两根假鸡巴前后同时插了没一会,刘丹便大声浪叫着向我求起了饶。

  “啊啊啊……主子饶命啊…饶命啊…小骚货的浪逼和骚屁眼儿,都让主子给插得受不了啦……主子你太坏了,刚用你的真鸡巴操完了人家的逼和屁眼,怎么又拿着两个假鸡巴,一块插起了人家的逼和屁眼了啊……主子你也太偏心眼了,凭啥让我妈去歇着,就知道没完地作践我这个当闺女的啊……求主子饶了小骚货的浪逼和骚屁眼吧,小骚货答应帮主子一块去作践我妈,帮主子一块把我妈作践的嗷嗷叫还不行吗……”

  在刘丹大声浪叫着的连连求饶中,我并没有停止用两根电动鸡巴对她逼和屁眼的同时捅插,没用太长时间便又把刘丹捅插到了即将高潮的状态。达到了马上要来高潮的强烈兴奋中,刘丹已经无法再保持好撅着屁股趴在床上的姿势,屁股剧烈地摇晃起来,两条腿来回踢蹬了起来。我一见站起身倒坐在了她的后背上,用屁股坐压住了她的上身,两只脚伸到后面踩住了她的两个腿窝。这样整个被我给压踩住的刘丹,被强迫保持住了撅着屁股趴在床上的姿势,而我用两根电动鸡巴同时捅插她逼和屁眼的速度也更快了。刘丹被插得更加大声地向我连连求了饶,不过这时已不再是求我停止对她逼和屁眼的同时捅插,而是求着我快一点把她捅插到高潮。

  “啊啊啊……主子你太厉害,小骚货的浪逼和骚屁眼,都要让主子给插烂了。求主子再使劲点插吧,插烂了小骚货的浪逼和骚屁眼,快点让小骚货再到一回高潮吧……”

  我以能够做到的最快速度,用两根电动鸡巴又同时捅插了刘丹逼和屁眼也就四五分钟,注意刘丹的下身剧烈的抽搐了起来,感觉到她是马上就要来高潮了,突然把两根电动鸡巴,从她的逼和屁眼里拔了出来。而在我拔出两根电动鸡巴的同时,被我坐压住的刘丹,嗷嗷嗷地一阵浪叫再次达到了高潮。这一次的高潮时被同时插逼和屁眼所达到的,刘丹第二次高潮时表现出了更强烈的兴奋感,高潮过程中屁眼和逼同时都剧烈地收缩了好一会。

  用两根电动鸡巴把刘丹第二次刺激到了高潮,让她趴在床上休息了一会,等她缓过来了气力之后,我还是命令她撅着屁股趴在床头的位置,把较粗的那根黑色的电动鸡巴插进了她的逼里,把较细的那根粉红色的电动鸡巴插进了她的屁眼里,在她的屁股上狠狠拍了一巴掌喝令道:“你个小骚货,夹住了这两根假鸡巴不许掉出来,保持着这个姿势趴好了不许动,主子先让你又爽了一回,现在该让你妈也再爽一回啦,等让你妈也再爽完了一回,再一块玩你们娘俩儿。”

  我翻身跳下了床,从沙发上装着各式SM工具的包里,拿出来一个AV按摩棒接好了电源,站到了两脚悬空到床沿外撅趴在床尾位置的史姐身后,并没有拔出来塞在史姐逼和屁眼里跳蛋、拉珠,直接把按摩棒放在了史姐的阴蒂处刺激起了她。

  直接用照明电源驱动的AV按摩棒,放在阴部产生的震动刺激感是相当强烈的,史姐本来已然被塞在逼里的震动跳蛋刺激了一阵了,等我把按摩棒放在了她的阴蒂上,当即便大声浪叫着进入了又要来高潮的状态。不过我并没有把史姐直接刺激到高潮,发现她被按摩棒刺激起后马上就要来高潮,连忙把按摩棒从她的阴蒂上拿开了,就势放在塞在她屁眼里的拉珠上面。这么来回地折磨了史姐几次,直到把史姐给折磨到了要崩溃的地步,最后才用按摩棒将她也刺激到了第二次高潮。

  分别用工具先后把刘丹和史姐又都弄到了一次高潮,给了显得更加疲惫的史姐一段休息时间,我拿过来了两端跟带有一根假鸡巴的那个“两头蛇”,拧下去中间那截可拆卸塑胶软管,直接把两根假鸡巴拧接到一起,随后让史姐和刘丹两条交叉下体相对仰面躺在床上,把直接拧接在一起的两根假鸡巴同时插到了她们的逼里。

  上面发了一张图片,具体是怎么个情景和姿势,这里也就不用再详细描述了,对照上面的图片更加的直观明了。

  用双头假鸡巴同时插入了史姐和刘丹逼里,我拎着散鞭站在了床下,驱使着下体相对仰面躺在床上的史姐和刘丹,用同时插在她们逼里的双头假鸡巴相互捅插起了对方。此时的史姐和刘丹都已完全进入到了母女奴的角色中,还有我手里的散鞭不时地抽打在她们两个的身上,史姐和刘丹都疯狂地移动着下身,用同时插在逼里的双头假鸡巴卖力地相互捅插着。

  在仰面相对的相互捅插中,刘丹相比史姐表现得要更为放浪主动,来回移动下身的动作速率比史姐更快,同时嘴里还不停地说起了羞辱史姐的下流言辞。“哎呀呀,我说史丽萍啊,你真是个不要脸的老骚货啊,你说你自个喜欢给人当母狗就算了,怎么还让你闺女一块跟你给人当母狗呢。哎呀呵呵呵……你个老骚货史丽萍,既然你这么不要脸,闺女干脆就操死你算了……我操死你……我操死你……操死你个老骚货……”

  让史姐和刘丹以仰面相对的姿势相互捅插了一阵,我又命令她们屁股对着屁股趴在床上,还是把双头假鸡巴同时插了她们两个的逼里,让她们同时前后移动着屁股继续捅插起了对方。

  这一姿势之下是怎么的情景,下面也发了一张图片,这里也就不用多描述了,对照下面的图片更加的直观明了。

  让史姐和刘丹开始以屁股相对的姿势捅插起了对方,因史姐刚才相对表现的不是足够放浪,我把调教的重点放在史姐的身上,在她屁眼里插上了假鸡巴的同时,以用按摩棒刺激她屁眼口区域的方式,威逼着她说起了自己羞辱自己的下流言词。

  在刘丹快速前后移动着屁股的动作下,史姐的逼被双头假鸡巴不停捅插着,屁眼同时又被我用按摩棒不停刺激着,史姐也就进入到了忘掉了自尊的极度下贱中,按照我对她提示性的询问,说起了一般情况下对她很难启齿的下流话。

  “啊啊啊……史丽萍是个大骚逼,不光是喜欢让人调教让人操,还喜欢跟老公一块让人调教让人操,更喜欢跟闺女一块让人调教让人操。现在让主子把史丽萍和干闺女一块调教了,接下来史丽萍要跟老公一块让主子调教,再接下来还要跟亲闺女一块让主子调教……”

  腊月二十八的晚上,我在蛇年里最后一次调教了史姐和刘丹后,第二天就是腊月二十九了,老家都不在这个城市的我们三个,全是在第二天赶回的老家过年。

  春节后我是正月初十从老家回来的,正好是回来之后的这天晚上,接到了史姐给我打过来的电话。相互在电话里说了过年好后,我告诉史姐正好是今天从老家回来的,史姐告诉我她所开的寒假托管班,在过年期间放了一段时间的假后,因托管班孩子们的家长基本上都是初八上班,托管班放假正好是放到初八这天,她是初六就已从老家回来了。随后史姐说她老公年前回了老家处理出兑饭店事情,因在过年间很难有机会能把饭店出兑了出去,把兑饭店事叫给了合伙开饭店的她弟弟,她老公初六这天也一块从老家回来了。她女儿虽是在这边的城市读大学,但因距离开学还很多天,留在了老家暂时没有跟着一块回来。

  电话里我告诉史姐正好是今天回来的,史姐跟我说她给我打电话的目的,是觉得我应该是快送从老家回来了,想问问我确实从老家回来了没有,因为她和老公想让我去他家串个门吃顿饭。一是对我头年送他们电脑的事表示下感谢,二是知道我了解古董方面的东西,他们从这次老家带回来好些个铜子,是史姐的父亲以前挖菜窖时挖到的,想让我帮着看看其中有没有比较值钱的。

  第二天我并没有什么事情,但因史姐是在家里开了个寒假托管班,白天有十多个孩子在她家里上课,不是太方便去她家串门做客,我是下午出去买了些礼品,快天黑后才到的史姐家做客。

  我虽和史姐已经算是非常熟了,但同史姐老公还是第一次见面。到了史姐家见到了她老公后,我见以前曾是位小学校长的史姐老公,瘦高挑的个子五官长得端正斯文,留的梳得很整齐的分头,穿了身笔挺的西装只是没打领带,属于那种很典型的人民教师类的长相及扮相。感觉他肯定知道了我玩弄他妻子的事,和史姐老公见面后我多少觉得有些尴尬,和我见面后史姐老公却表现的很自然很亲热,似乎我曾在网上调教他们夫妻两个的事情,以及他肯定知道的我现实调教他妻子事情,都并没有发生过似的,见到我的感觉就像是多年未见的亲戚,在正月里来了他串门拜年。以前我只是知道史姐老公姓刘,第一次见面后在相互做介绍时,我知道了他的名字叫刘英俊。

  第一章里介绍过了,史姐暑假开假期托管班时,是把家里客厅的南半部隔起来当成了教室。应该是暑假开托管班时,课间能带着孩子们去户外活动,史姐家客厅的北半部当时仍做为了客厅,北半部客厅里摆放了电脑和沙发。应该是寒假开托管班时外面天气寒冷,课间没法带着孩子们去户外活动,等到寒假又开了假期托管班时,临时把客厅的北半部当成了给孩子们课间活动的场所,将原来放在客厅的沙发及电脑,都暂时搬到了史姐夫妻住的卧室里。因此我来了史姐家里之后,被史姐老公让进了他们夫妻的卧室里。

  见面后的坐在卧室里寒暄了一番,史姐老公出了卧室去给我泡茶。趁老公暂时离开客厅的间隙,史姐小声地对我说:“你调我的事,我告诉你大哥了,他听了没说不行,也没说他能跟我一块和你玩。所以今天你还是大过年的来的,当着他就别提那些事啦,更别当着他对我做那样的举动。”

  我听了坏笑着冲史姐点了点头,这时史姐老公端着茶又走回了卧室。我虽是等天黑后才来的史姐家,但来她家里上课的孩子们才刚走不久,请我来他们家里吃饭的史姐夫妻,在我到时还没有来得及做晚饭。因此等史姐老公泡来茶后,我和他一边喝茶一边继续闲聊,史姐去厨房忙活着做起了晚饭。等了大概一个来小时的时间,史姐做好了一桌子菜端了上来,我这才和他们夫妻一同吃起了晚饭。因为我此行来史姐家的目的,还要帮忙看看他们带来的铜子有无较值钱的,吃完饭后又帮忙看起了史姐老公拿出来的一兜子铜子。

  铜子既是晚晴及民国前期的铜币,中国古代的铜币都是方孔圆形的,也就是俗称的大钱,到了晚清的光绪年间,才换成了形状稍大些的无孔铜币,民国前期的北洋政府时期继续沿用了这种铜币,也就是俗称的铜子、大子。相隔年代并不久存世量很多,铜子基本上都不值什么钱,只有当年发行量少的存世稀有的才值钱。

  史姐的父亲挖菜窖时挖到的这些铜子,足足有好几百枚,我一个一个地仔细看了一遍,并没有存世量少很值钱的稀有版。不过史姐夫妻从来家带来的铜币,数量很多足有好几百枚,加一起也能卖个几千块钱,我把看完后的结果告诉给了他们之后,听史姐老公说想把这些铜钱都给卖了,又表示了会帮他们找个买主一并给卖出去。虽没有很值钱的稀有版铜子,但听我说他们拿过来的铜子也能卖个几千块钱,又说会找买主帮他们一并都卖出去,史姐老公虽多少有些遗憾但还是算是挺满意的。

  我到了史姐家后因她是现去做的饭,等吃晚饭时已经是晚上七点来钟了,我又挨个地仔细看了一遍好几百枚铜子,忙活完后已经过了晚上九点半钟。

  已然很晚了我便起身告辞要走,史姐老公见了连忙拦住我说:“哎呀,真太不好意思了,劳烦兄弟你帮忙看那些个铜子,耽误到这么晚了。你看咱家地方足够大的,你侄女离开学还早,也没跟我和你嫂子一块回来,天这么晚了外边还挺冷的,你就别走了住下吧!”

  史姐老公让我留宿在他家的语气说的很诚切,我自然是马上想到了他是接受了夫妻一起和我玩,因此顺坡下驴地假意客气推脱了一番,也就答应了晚上在他们家里留宿。果然我猜的并没有错,我答应了晚上在他们家留宿后,史姐老公当即找了去买烟的理由出去了,暂时把我和史姐单独留在了他们夫妻的卧室里。史姐见她老公主动要我在她家留宿,又见我答应后她老公暂时出去了,自然也就明白了老公的意思,显得无可奈何地冲我笑了笑。

  想到了史姐老公让我在他家留宿,显然是接受了要让我同时调教他们夫妻,我也想到了史姐老公暂时躲出去的原因。史姐老公不是单纯有着淫妻倾向,而是有着夫妻奴的倾向,也就是他不是单纯喜欢同别的男人一起和妻子做爱,而是喜欢和妻子一起被别的男人调教。虽然这样会让史姐老公觉得很兴奋,史姐也是天生的有着强烈的M倾向,对我来说同时调教一对夫妻也自是更加刺激,但大家毕竟都算是平常人,要进入到这样的游戏里,在开始时肯定都会因觉得尴尬而放不太开。这样史姐老公暂时先躲了出去,我和史姐之间自然事很容易能开始了,而等我开始玩起了史姐之后,史姐老公等这时再加入进来,彼此之前也没什么太大的尴尬感了。
  想到史姐老公已接受了让我同时调教他们夫妻,也想到了史姐老公暂时躲出去的原因,因此听到史姐老公出去的关门声音后,我就拉着胳膊从沙发上拽起史姐,就势把她推倒在了沙发对面的床上。

  史姐因为是在家里开了个寒假托管班,在家里要给来托管班的孩子们上课,这种情况下在家里自然也得穿得正规些。史姐家里的暖气供热很好,她又要给孩子们上课时刻得忙活着,因此她在家里给孩子们上课时,穿的实际是一身夏季里穿的衣服。外面是穿了件长身的淡棕色衣服,下身穿的是一条配高跟鞋穿的黑色紧身裤袜。

  我来她家是托管班的孩子们刚走,史姐也就没有换上课时穿的这身衣服。我把史姐推倒在了他们夫妻卧室的床上,因她下身穿的是一条并不厚的黑色紧身裤袜,这样就更加突出了她浑圆丰满的臀部。我一见便就势弯下腰扯下了她下身穿的紧身裤袜,史姐的紧身裤袜里没有套衬裤只有内裤,我把裤袜和内裤一并给扯了下来,紧跟着我又是向下一扯,把裤袜、内裤连带脚上的袜子一起都脱了下来,直接就把史姐的下身整个给扒光了

  对于史姐这样一个四十岁的中年熟女,既然她的屁眼已经被开发了出来,我在操她的时候,自然是主要操的是她的屁眼。在史姐老公故意暂时躲出去后,史姐被我直接给扒光了下身,也就默认了接下来的事情,很顺从地侧躺在了床上,屁股正好是对向了站在床下的我。跳上床在她白皙丰满的屁股上拍了几下,掰开她的屁股暴露出她的屁股沟,我先用食指抠弄起了她的屁眼。

  被我从后面抠弄起了屁眼,史姐扭过头以哀求的口气对我说:「好兄弟,你就饶了姐的屁眼儿吧。你的那个东西太粗了,过年前让你连着调了好几天,你每天都弄我的屁眼儿,等我回了老家的过年的时候,都过完了年了让你弄得屁股还疼呢。现在我一想到你的大鸡巴,屁眼儿就一阵阵地发紧,两条腿都一个劲地哆嗦。」

  听史姐说对我操她屁眼有些害怕,但知道其实她是很喜欢被操屁眼的,因此听她这么说了之后,我并没有停下抠弄她屁眼的动作,反而是更加大力里手指抠弄着她的屁眼,并顺势把她上身的衣服脱了下来。

  正在我要史姐只剩下胸罩也脱下来时,为了给我创造更容易开始的机会,以买烟为借口暂时出去的史姐老公回来了。

  虽然我已经开始玩弄起史姐了,可在玩弄一个中年女人时,她老公突然出现在了面前,还是让我觉得有些不自然。史姐老公推门走进了他们夫妻的卧室,在这种情形下也没有和我说话打招呼,进屋后坐在了靠近门口位置的沙发上,抬着头看向了躺在床上正被我玩弄屁眼的自己妻子。史姐虽骨子里有着很强烈的M倾向,而且之前和别人玩过夫妻奴调教了,但被脱得身上只剩下了胸罩,在自己家的床上被丈夫之外的男人玩弄屁眼时,自己的丈夫出现在了她的面前,还是让她感觉到非常强烈的羞耻感。

  因老公进屋后坐在了靠近门口位置的沙发上,刚才是脸朝着门口侧躺在床上的史姐,连忙转过身来背对着门口侧躺在了床上。

  翻了个身把脸背向了坐在门口位置的丈夫,下身被脱光的史姐紧紧夹住了两条腿,一手抓过刚被我脱掉的上衣,挡在了只剩下胸罩的上身前,另一只手捋过头发盖住了脸,随后还用手捂住了脸。

  还是侧躺在床上的史姐翻了身背向了老公,蹲在床上的我随着转过身也背向了她老公。抓起史姐拿过来档在上身前的衣服扔到了一边,推着她的腰让她脸朝下趴在了床上,稍微地分开了她的两条腿,骑坐在她的后大腿根上,继续用手指抠弄起了她的屁眼。

  以前的调教中每次被我玩弄屁眼时,史姐都会被我弄得发出大声的浪叫,但这次因为丈夫就坐在一旁看着,因感觉到了强烈的羞辱感很紧张,史姐强忍着并没有发出声音来。也是因老公就在旁边看着让她觉得很紧张,史姐屁股上的肉崩得紧紧的,这样也就把她本以被开发出的屁眼给夹得很紧,又是因老公就在旁边看着令她觉得很屈辱,这样被我用手指抠弄屁眼时,反而是给了史姐更强烈的刺激,令她左右分开着的两手紧紧地抓住了床单。

  骑坐在史姐后大腿根上玩弄了一会她的屁眼,起初因她老公就在旁边看着觉得有些不自然的我,也就很快进入了状态能够放开了。抽出抠进在史姐屁眼里的手指,我解开腰带把裤子和内裤一起腿到大腿位置,压到了脸朝下平趴在床上的史姐身上,把已经坚挺起来的鸡巴操进了她的屁眼里。

  我上下移动着下身操干起了史姐的屁眼,因是趴在了脸朝下平趴在床上的史姐身上,这种姿势下操干的幅度没法太大,操干速度也没法太快,但因为把整个身体都压在了史姐身上,却是几乎把整根鸡巴都操进了她屁眼。老公就在旁边看着觉得羞耻且紧张,同时又被我把鸡巴操进了屁眼的深处,被我压在身下操干了起来屁眼后,史姐被操屁眼时的刺激感很是强烈,虽然因老公在一旁尽力地控制着,但很快就被操干的发出低沉深重的呻吟声。

  我趴在史姐身上操干了她屁眼一阵,因她老公在旁边看着的不自然感觉,很快得也就没有了什么了。因此手拄着床面从史姐的后背直起身,抓着一个胳膊拉起了史姐,让她以下面图片里的姿势,脸朝向了坐在门口位置沙发上的丈夫,直着上身跪在了床上。

  从后面扯掉了史姐上身仅剩下的胸罩,先让她在丈夫面前处于了一丝不挂的状态,随后我抓着史姐的两只手腕,向后撅着她的两只胳膊,强迫她脸朝着坐在面前的丈夫向前倾着上身,从后面又把鸡巴操进了她的屁眼里。这种姿势下我操史姐屁眼得以操得更猛烈了,小腹撞在她丰满的屁股上发出了啪啪的声响,被我抓着胳膊面朝着丈夫被操屁眼操得越来越猛,史姐也再也控制不住地被操得发出了浪叫声。

  跪在床上被我抓着胳膊强迫地向前倾着身体,被我从后面猛烈地操屁眼操得开始发出了越来越声音大的浪叫,史姐也就在自己丈夫的面前逐渐放开了。不过因为还是第一次让我在丈夫面前玩她,史姐对丈夫就在面前看着还是不太自然,因此被我猛烈地从后面操了一会屁眼后,扭过脸来大口喘着粗气对我说:「你…你…姐夫在这屋呢,咱们去对面的屋做吧。」

  虽然此时对在史姐老公面前操她,我已没有什么不自然的感觉了,但要想开始对他们夫妻的同时调教,自然的要先开始对史姐的调教,而对于要对史姐进行SM调教的举动,当着史姐老公的面我一时还不知该如何开始。因此听着史姐这么一说,我也就拉着一丝不挂的她下了床,拽着她去了他们夫妻卧室对面的屋子。

  因为想着能趁寒暑假开个班额外挣些钱,史姐一家租住的是一套一百五十平的大房子,东半部是一个南北贯通的大客厅,西半部是正对着的两间南北卧室。他们夫妻住在了南面的卧室里,上大学的女儿住在了北面的卧室。

  拉着一丝不挂的史姐进了对她女儿的房间,我看到在衣柜前的地板上,放了二十多双各式各样的鞋,其中有史姐穿的,也有她老公和女儿穿的。应该是因史姐在寒假又开了托管班后,把客厅一半当成了开托管班的教室,一半当成了给孩子们课间活动的场所,把原来放在客厅的电脑桌和沙发,搬到了他们夫妻的卧室里,弄得他们夫妻住的屋子空间很窄了,他们一家的鞋放在客厅不方便,放在他们夫妻住的屋子又没地方了,而她女儿暂时没跟着他们一块从老家回来,所把暂时放到了女儿住的屋里。

  跟我一起进了她女儿住的屋子,没有老公就在面前看着了,之前已被我调教得认可做了我的母狗奴的史姐,也就在我的面前毫无压力地放开了。见我进门后是用一只手提着裤子的,主动帮我脱起了身上的衣服。

  同史姐来了她女儿的房间,我想着不再是继续单纯操她了,而是趁此开始对她的SM调教,好进而开始对他们夫妻的同时调教。因此在史姐帮我脱衣服的过程中,我看到在放在角落里的一对鞋里,有一双下面图片里的黑色靴子。认识史姐的过程中,我从来没看到她穿过靴子,感觉这双靴子应该是她女儿的。等史姐帮我脱光了身上的衣服后,便把这双她女儿黑色的靴子跟拎了过来。随后又让史姐打开了女儿房间了里的衣柜,找出来她女儿的一套内衣,让她穿上了女儿的靴子和女儿的内衣。

  心理上已经认可做了我的母狗奴,此时有没有她老公在旁边看着更自然了,史姐很顺从地穿上了女儿的靴子和女儿的内衣。史姐女儿的黑色靴子,显然是冬天穿的款式,她光着脚和小腿穿上了后,她的小腿靴筒里显得很宽松。与之相对是她女儿相对新潮的内衣,因她女儿在身材上应该比她瘦着挺多,史姐穿上了之后显得很紧,但这也正好凸显出了她丰满的阴部和奶子。

  春节前年根那几天我连续调教她时,为了更能进入状态更有感觉,史姐每次换上性感装束开始被我调教前,都会做一个给我下跪磕头感谢我调教她的仪式。这次换上了女儿的靴子和内衣开始要让我调教了,暂时又没有她老公在旁边看着让她能放松了,史姐也就和以前一样习惯性地跪在了我面前。先是双手伸在头前扶着地板,高撅起屁股给我磕了一个头,直起腰后很恭敬地仰着脸对我说:「骚货史丽萍,给主子磕头了,谢谢主子调我。」

  春节前年根那几天我在史姐家连续调教她和刘丹时,把我为调教刘丹买的一大包SM工具,以及前面章节提到的那个牛皮浴缸,都拿来了史姐的家里。春节回来后史姐因为要在家里继续开托管班,要来很多小孩不方便把这些东西放在她家,结束了年根那几天对她和刘丹的母女奴调教后,我只能把一大包的SM工具,还有那个牛皮浴缸都拿走了。

  春节后这一次我是来了史姐家做客的,自然是不能带着玩SM调教的工具来,想要调教史姐了事先没有准备调教工具,我便把裤子上的皮带抽下来拎到了手里,先命令跪在女儿房间的史姐站了起来,临时当成了调教她用的皮鞭。

  命令史姐以上面图片里的姿势,背对着墙垂首站在了我的面前,冲他挥动了一下手里当成皮鞭的皮带,问起了她穿着女儿的靴子和女儿的内衣,在女儿的房间里被我调教的感受。

  其实我让史姐穿着她女儿的衣服,在她女儿的房间里羞辱调教她,已经不是第一次了。因此听到了我的呵问之后,史姐便按我喜欢听的套路答道:「史丽萍是个不要脸的大骚货,喜欢穿着自己闺女的衣服,趴在自己闺女的床上,让主子拿鞭子狠狠抽我的屁股,让主子用大鸡巴狠狠操我的屁眼儿。史丽萍很喜欢让主子这么玩,所以史丽萍以后要说服自己的闺女,以后跟史丽萍一块来伺候主子。」

  命令史姐说了一番羞辱自己的言语,我命令她转过身手扶着墙,站在地板上向后撅起屁股,开始用皮带抽打起了她的屁股,一边打着一边对她问道:「史丽萍,跟老公一块被主子调,是不是你个骚货喜欢的?现在接受跟老公一块被主子调了吗?」。

  已经马上就进入到了夫妻奴调教中,被我用皮带抽屁股抽得嗷嗷浪叫着,史姐扭过头来对我回答道:「接受了……接受了……骚货史丽萍,是主子的贱母狗,既然主子喜欢在我老公面前玩我,骚货就要无条件满足主子的要求……」

  为了在马上开始的对他们夫妻的调教前,进一步地羞辱史姐让她完全进入状态。我又命令史姐撅着屁股跪在了地板上,从上面穿着的她女儿的黑色胸罩上把两只奶子掏了出来,把下面穿着的她女儿的黑色小内裤腿到大腿根露出屁股,用皮带更大力地继续抽打着她的屁股。

  被我用皮带抽屁股抽得更大声地嗷嗷浪了起来,史姐仰起脸以哀求的口气对我说:「主子,求你放过母狗史丽萍的屁股吧,母狗接受跟老公一块被主子调了。现在母狗史丽萍,就戴着自己闺女的胸罩,穿着自己闺女的靴子,大腿上挂着自己闺女的裤衩,汪汪汪地学着狗叫,爬到自己老公的面前去。当着自己老公的面,舔主子的大鸡巴,给主子的大鸡巴舔得更硬了,让主子在老公面前狠狠操我……」

  感觉已经完全可以进入到夫妻奴调教里了,我抬头看到刚才史姐打开衣柜翻找女儿的内衣时,没顾得上把衣柜的门关上,里面有一条显然是她女儿的很细的黑色皮带,因此走过去把这条皮带拿了出来,当成狗链套在了史姐的脖子上,然后牵着狗链拉起她的头说:「你个骚母狗史丽萍,走吧,现在主人要把你牵到你老公面前啦。」

  史姐腿上穿着女儿的靴子,胸前戴着女儿的胸罩,大腿根横挂着女儿的内裤,被我用她女儿的皮带当做狗链牵着脖子,汪汪汪学着狗叫爬到了丈夫面前,真可谓是让她下贱羞耻到了极点。见我把他妻子狗一样牵到了他面前,史姐老公主动下了沙发挨着妻子跪在地板上,而且还随应着妻子也汪汪汪地学起了狗叫。

  被我带离丈夫面前在女儿房间里单独调教了她一会后,史姐彻底放下自尊进入到了夫妻奴调教状态里,而我把她妻子像狗一样牵着爬到他面前后,史姐老公主动放下自尊也进入到了夫妻奴调教状态里。这样史姐夫妻两个,以一个被动一个主动的方式,都进入到了夫妻奴调教状态里,我也就在他们夫妻的面前完全放开了,正式开始了对他们夫妻的夫妻奴调教。

  既然是要以夫妻奴调教史姐夫妻两个人,我自然不能只是在她老公面前调教她,同时也要调教史姐老公。因此我喝斥史姐老公脱光了衣服,又让他跪在我面前后向上仰起脸,首先狠狠抽了这个长得仪表堂堂的前小学校长一顿耳光。

  被我打得发出了下贱且兴奋的叫唤声,史姐老公以额头重重磕在地板上的方式,咣咣地连着给我磕了好几个响头,随后双手拄地趴在我脚前,脸上浮现出崇敬的表情对我说:「主子,您好威猛啊。贱公狗刘英俊,也成为您的奴,真是太荣幸啦。以后刘英俊和史丽萍两口子,就正式是主子的公狗和母狗了,我们会尽心尽力地来伺候服饰主子的。」

  磕了头说了认可我正式做他们夫妻主人的一番言词,史姐老公脸上浮现着下贱兴奋的表情又对我说:「主子,我妻子跟我说了您单独调教她的事,我听了觉得主子您很会玩很威猛,早就盼着能和妻子一起被主子调教了,只是事情太多又赶上了过年,拖到了今天才请主子来我家调教我们两口子。其实在主子今天来我家之前,我已经给主子准备好了适合一起调教我们两口子的工具了,早就盼着主子您来呢,现在我就去给主子您拿过来,好让主人能用公狗给您准备的工具,更尽兴地一起调教我们两口子。」

  这次正好是在正月里,以帮他们鉴定那兜子铜子的由头,我被史姐夫妻请来他家吃饭做客,并没有想到史姐老公能接受和史姐一起让我调教,而从见面了之后的情形上看,显然史姐对丈夫能接受和她一起让我调教,事先也不知情的。既然史姐老公已事先为我准备好了,专门是适合一起调教她们夫妻两个的工具,那么他肯定是在我来他们家里做客之前,就已经决定让我一起调教他们夫妻,可他既然是在我来之前就决定让我一起调教他们夫妻,却又是为何没有提前告诉给妻子呢?我的心里不禁产生了这样的一个疑问。不过此时史姐老公已经从衣柜的最底层,拎出来一个看起来装了不少工具的挺大的服装袋,既然现在已经很自然地开始对他们夫妻的夫妻奴调教,我也就觉得可能是自己想多了也就忽略了这个疑问?

  把拎出来的服装袋打开后摆在了我面前,史姐老公又恭恭敬敬地跪在了我面前。我一看里面真是装了各式各样的很多件SM工具,有给女奴使用的跳蛋、按摩棒,有专门给男奴使用的肛塞阳具环,还有女S调教男M或者女同互玩用的穿戴式假阳具。此外应该觉得他妻子是一位小学教师,对我来说显然是一个很大的兴奋点,里面还准备了一身白色的制服短裙,以及与制服短裙颜色、样式很搭调的,一双肉色丝袜、一双白色高跟鞋和一套粉白色的内衣。看来史姐老公不但是事先已决定了让我一起调教他们夫妻,还事先对我一起调教他们夫妻做了很细致的精心准备。

  看到服装带里与史姐教师职业所对应的制服裙,确定了史姐老公不但是事先已决定了让我一起调教他们夫妻,还事先对我一起调教他们夫妻做了很细致的精心准备,我不禁又想到了刚才意识到的那个疑问。不过看到这件与史姐教师职业所对应的制服裙,我还是情不自禁地想起了该利用这些工具调教史姐夫妻,也就在这种情境下顾不上去想那个疑问了。

  色欲冲头间顾不上去想萌生起的疑问,我却是情不自禁调理清晰地首先想到了,利用史姐老公准备的工具如何调教他们夫妻的方式。

  看了看因把客厅的长条沙发暂时搬到了卧室里,史姐夫妻所住屋子的空间被挤得有些窄,见屋里还有两张原来就是拜访这里的单人沙发,我命令史姐老公把的一张单人沙发,先搬到了窗户左侧相对空间宽敞些的墙角。命令史姐脱掉了身上她女儿的内衣和靴子,先穿上她丈夫给她准备的内衣、丝袜、高跟鞋,随后戴上了她老公准备的女S或女同用的穿戴式假阳具,最后穿上了那套白色的职业短裙,坐到了摆到了墙角位置的单人沙发上。

  我要求她穿上了职业短裙、丝袜、高跟鞋,里面戴着一个假鸡巴坐到了沙发上,史姐一时想不到我是要她做什么,脸上露出了迷惑且有些紧张的表情。我从史姐老公的裤子上抽下皮带,用她丈夫的皮带抽了她的胸一下命令道:「史丽萍,你个骚货老师,想着你给学生上课的样子和感觉,坐沙发上摸着身体来回扭着,一边扭一边慢慢地解开扣子撩起裙子,把你奶子和戴着的假鸡巴慢慢露出来。」

  史姐坐在沙发上开始扭着身体慢慢解起了扣子,等她把制服裙上衣脱下去挎在了胳膊上,把下面的裙子也撩了起来卷到了腰间,露出了她戴在胯间的那个穿戴式假阳具,我又命令她一手抚摸着奶子,一手撸弄起了挺在她胯间的粗大假鸡巴。此时显然意识到了我是要让她插自己的老公,史姐的脸上露出了屈辱和难以接受的表情,不过被我用她丈夫的皮带狠抽了几下后,还是按照我的要求开始动作了起来。


  命令史姐坐在墙角一手抚摸着奶子,一手撸弄着挺在她胯间的粗大假鸡巴,我又从史姐老公准备的一大包里SM工具里,拿出了那个肛塞阳具环,扔到了他的面前让史姐老公自己戴上。

  肛塞阳具环。想来很多朋友应该都没见过这种男奴用的工具,不过想来很多朋友应该也都没有男同男奴的情结,这里也就不发这样的图片了,没见过的同时感兴趣去的,劳烦自己在网上搜一下肛塞阳具环的图片吧,对应着一看应该就知道是什么样和怎么来用了。

  史姐老公开始自己戴肛塞阳具环,算是很粗大但勃起后硬度一般的鸡巴,便已经因淫妻欲得到刺激而勃起了。把肛塞阳具环后端的圆球形金属肛塞塞进了屁眼里,被肛塞阳具环前端的金属铁环套住了阴茎,勃起后的龟头被铁环勒得向前肿胀凸出着,屁眼被塞上和龟头被勒涨了的难受感觉,同时再加上因此产生的强烈兴奋感,令这个长得仪表堂堂的前小学校长,跪在自己家卧室的地板上发出了下贱至极的哼哼声。

  拽起坐在沙发上抚摸奶子同时撸弄挺在胯间假鸡巴的史姐,我站在史姐身后伸手抓着她的一只丰满的奶子,推着她往前走了几步站到了跪在地板上的丈夫面前,抬起一条腿把脚上的高跟鞋伸到了丈夫脸前。史姐老公见妻子把脚上的高跟鞋伸到了脸前,当即用双手捧着妻子的高跟鞋下贱地舔了起来,从头到尾把妻子脚上的高跟鞋舔了个遍。随后我让史姐老公仰面躺在了床上,命令史姐用丈夫刚舔过的这只高跟鞋,先用尖细的鞋跟各踩了一阵史姐老公的两只乳头,又用同样尖细的鞋尖,踩起了史姐老公被铁环勒得向前肿胀凸出着的龟头。

  被妻子用脚上的高跟鞋鞋尖,踩起了被铁环勒得向前肿胀凸出着的龟头,史姐老公发出了下贱至极的兴奋叫声。

  「哎呀—哎呀—受不了了,受不了了,主子您怎么这么会玩啊,命令公狗的老婆用高跟鞋踩公狗的鸡巴,快把公狗的鸡巴头给踩碎了,但也踩得公狗真是舒服过瘾。主子……主子……公狗的鸡巴受不了了,求主子让我老婆把脚上的一只高跟鞋脱下来,赏赐给公狗拿着老婆的高跟鞋自慰,让公狗的狗鸡巴快点射出来吧。」

  命令史姐停止了用高跟鞋对自己丈夫鸡巴的踩弄,我扳着史姐的一条大腿,让她把脚上高跟鞋放在丈夫的嘴前,命令史姐老公把妻子刚踩过他鸡巴的高跟鞋,用牙咬着从妻子的脚上脱了下来。命令仰面平躺在地板上的史姐老公爬了起来,摘到了前端套住他鸡巴后端塞在屁眼里的肛塞阳具环,把鸡巴插进了刚拖来的妻子的高跟鞋里,面朝床沿跪趴在床前的地板上,一手拄着地板一只手拄着床沿撑住身体。随后我命令史姐骑在了丈夫的屁股上,把她胯间挺着的粗大的穿戴式假鸡巴,操进了她老公的屁眼里,而随后我则弓着身子站在了史姐身后,把我的鸡巴操进了她的屁眼里。

  这种情景不用再细细描述,想来大家也能够想象的出来。后面被自己的妻子用戴在胯间的假鸡巴操着屁眼,前面用他的鸡巴操着妻子自己刚脱下来的高跟鞋,史姐老公前后都受到了生理兴奋感和心理屈辱感极强的刺激,内心的淫妻欲望得到了极大的满足,发出了下贱至极又兴奋至极的公狗发情一般的叫声。

  史姐老公的性能力确实一般,强烈的兴奋中没一会就射精了。这时操着屁眼的我远还没达到要射精的状态,史姐胯间戴着的那根假鸡巴自是不会软,于是在史姐老公在妻子的高跟鞋里射精后,让他继续承受着被自己妻子胯间戴着的假鸡巴继续操着屁眼,我则是在操自己老公屁眼的史姐后继续操着她的屁眼。以这样三人串摞在一起的姿势,我又操了史姐的屁眼近半个小时,把被压在最下面还被假鸡巴插着屁眼的史姐老公压得都快受不了了,我才在史姐的屁眼里操到了射精。而当我在史姐的屁眼里射精后,让她还带着我射在她屁眼里的精液,我让史姐老公拿着刚射进了他精液的高跟鞋,以用鞋尖揉阴蒂的方式随即把史姐也刺激到了高潮。
 
  【完】